欢聚时代CEO李学凌:腾讯的敌人都是朋友

作者: 时间: 2012-06-25 分类: 新闻资讯 | 3 评论数 |

您的支持,是我前进的动力

作为前《中国青年报》记者、前网易总编辑李学凌在回答问题时,不会使用“一方面如何”,“另一方面又如何”这样的句式,来为我们提供只报道其中一方面的“歪曲”机会。面对记者的问题,李学凌有两大法宝来摆平:一、“我不知道”;二、“用户需求是我们看重的,其他我们都不在乎”。对于想要回答的问题,比如谈到他喜欢的传奇企业家ElonMusk(私人航天公司SpaceX的创始人)时,则说得滔滔不绝,拉也拉不回来。

“当你有机会改变世界,还会瞄着一个竞争对手吗”

南方都市报(下称南都):QT和YY语音的定位是差不多的,QT是个富二代,上来就有平台优势。YY语音怎么与之竞争?

李学凌:我并不否认腾讯具有互相捆绑、互相推广的平台优势,但是我也不认为推广就能决定一切。关键还是看你是否认真做技术和做产品,你是不是把你的用户群的循环做好了,你是不是把整个业态的关系处理好了,你是这个行业的益虫还是害虫。益虫终归是活得久一点。

我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。我们的注册用户有3.5亿,腾讯的注册用户大概是我们的3倍。你相信一个公司可以通过推广,把自己三分之一的用户都转成另外一个产品用户吗?我觉得基本上做不到。那我们有什么可以畏惧呢?关键是我们是不是真正想好要去哪里了。我们要走到哪个方向去。我们五年以后是什么样的公司,十年以后是个什么样的公司。

欢聚时代CEO李学凌:腾讯的敌人都是朋友

就像今天大家觉得,谷歌很傻,谷歌创始人还在搞无人驾驶汽车,还在搞眼镜。可能再过5年大家都傻了:原来谷歌已经统治了整个汽车行业。大家都是手里现金超多的公司,有的人还在看芝麻绿豆大的事儿,有些可能已经走向了下一个时代。

南都:YY语音的推广手段是什么?

李学凌:我觉得第一我们有很好的口碑,很好的产品。我们在大量非腾讯的用户里也有非常大的合作伙伴。用户不会死玩一家游戏,你还是要综合平衡为多家游戏公司提供服务。

南都:我们YY的合作伙伴,有哪些?

李学凌:所有不是腾讯的,是腾讯的敌人的,都是我们的朋友。

南都:除了游戏语音通讯领域,QT目前重金招聘频道接待、节目策划等,还过来YY语音挖人,怎么办?

李学凌:我觉得很简单啊,如果YY靠的是给钱,我觉得它永远做不了这么大。YY靠的是一个机制,靠的是一个社区的成长。我们培养了一个社区的环境,这个社区的环境能让他们成长起来,能让他们获得满意的收入回报。

南都:YY语音和米聊的合作效果如何?两家携手,是否在为对抗QT语音做防御准备?

李学凌:还在慢慢做吧,现在技术还不太成熟,还未达成正式的合作。我们会为APPS提供语音基础能力,不止是给米聊一家。

我们不是在对抗QT语音。我最大的特点是经常忘掉自己的竞争对手。我的竞争对手会告诉我未来5年后,用户会用什么东西吗?他不会告诉我,用户才会告诉我。

做企业最关键的是你一定要了解自己的目标。中国很多竞争为什么不行?没有vision,太低层次了。要不就是上来打价格战,要不就抄死你。抄能抄死我吗?我也不相信。

那你说我做教育是跟谁竞争呢?我是为了打败新东方吗?不是啊,我们是帮助新东方更好地实现网络教育。如果我们能把整个教育行业改变了,大量的用户可以用更低的成本获得优质的教育。那我觉得如果公司不赚钱,那我都值了,对吧。我改变了一代人啊,那你还愁什么呢?

假如我们小马哥说,哎呀你才七八亿美元的身家,我早已经100亿美元身家了。有意义吗?我觉得完全变得没有意义了。当你真正做好事情的时候,成败真的有意义吗?当你有机会改变世界,你还瞄着一个竞争对手吗?

“我可能会是玉米棒上的玉米豆儿”

南都:如何来看游戏领域的这几大巨头,腾讯、盛大、网易、金山?

李学凌:我不知道怎么评价。而且从某种领域上讲,我们跟他们已经不在一个领域了。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,我们已经不再是游戏领域的公司了,所以才改名叫欢聚时代。对,我们不再是游戏公司了。

南都:最近一次跟雷军见面是什么时候?你对雷军的评价?

李学凌:昨天还是前天在这吧,没聊什么,随便聊天吧。他现在比较少管我们了,我们聊他最近投资的业务啊什么的。我觉得雷军是我的偶像,值得我很好地学习。我觉得人生能够认识一个比自己大五岁,比自己更成熟的人是特别大的幸福。雷总正好比我大差不多5岁。然后这5年的差距,正好你的人生下一个台阶就是他现在的台阶。而且呢,他是刚刚跨过这个台阶,很多体验他还热乎呢。他的综合判断能力,他的思想成熟度,正好能够帮到你现在的状态。在五年差别的朋友中,他是特别好的一个,特别好。

南都:丁磊呢?

李学凌:我觉得业界都对丁磊有一些误解。有时候丁磊说话,大家觉得有点出乎意料。丁磊不喜欢跟别人在泥潭里搏斗。当大家抢门户的时候,丁磊已经开始做邮箱。等大家还在抢广告的时候,丁磊在做游戏了。大家都去抢SP的时候,他却是第一个宣布说我们永远不做SP的。大家还是在互联网打的时候,丁磊去养猪了。

可能我也受到一部分思想影响,就是说我也是有点这样的。如果有一天给我机会,我也愿意去发射一个SpaceX,对吧。我觉得这多酷啊。把民间的货物直接运到太空。我觉得这太酷啦。我在微博上看一个人写的,说飞机从北京降落的时候,往下一看每栋房子都超过10个亿。那些从飞机上看,小玉米棒子一样的楼,哪一栋不是十几二十个亿。也许你一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钱,也许你一辈子挣的钱也就是那个玉米棒子楼。

我也有类似的想法,我可能会是玉米棒子上的玉米豆。

“把自己逼疯,把敌人逼死”

南都:你好像很喜欢Elonmusk(上文提到的SpaceX公司老总,传奇创业家,编者注)?喜欢乔布斯吗?

李学凌:都挺喜欢的,我跟他们挺像的。我还喜欢谷歌那两兄弟。不是因为他们创办了谷歌,是因为他们做了(增强现实)眼镜和汽车。他们的公司规模这么大了,还想着“我能不能再前进一步”。像ELON,他做的电动汽车、太阳能发电、航天器也是同样。这都是惊天动地、改变人类的事业。

我们会先把一件事情做好,就是真正改变人的沟通的方式。这是我们自己的愿景。所以谷歌做眼镜我们很激动,我们很多年前就想做眼镜了。

这不是一句空话,我们专门还有跟西安交大的一个教授谈了一些合作,他是做这种头盔式显示器的。如果坐在沙发上,眼前就是一个虚拟的会议室。然后每个人都可以看得到对方。我们已经在找研发领域的这个合作伙伴。

我们现在提出一个新的观念,是富集通讯。就是叫富媒体+集群通讯。在多种多样的环境、终端设备、用户体验下,提供整个集群的能力。比如说《碟中谍4》里面,汤姆·克鲁斯吊在那儿,你就能看到汤姆·克鲁斯看到的,对吧。你整个音频视频,比如说现实中能用到的道具,能用到的设备基本上都开始向互联网集中。除了语音通讯这块,我们其实已经在做视频了。我们就是要把所有的东西推向极致,就是把自己逼疯,把敌人逼死。

南都:为何选择现在公布新品牌、企业愿景和使命?

李学凌:最早我们叫做多玩公司,后来多了一个品牌叫YY。想让这两个品牌都归属于一家公司,就起了个容易记的名字,叫欢聚网络。就这么简单

南都:你们现在还算是创业公司吗?

李学凌:当然是创业公司了。创业是一种精神,是在你骨子里的东西。当这种东西还没消亡的时候,你还是创业公司。当你不敢冒险,不敢挑战,你觉得你自己什么都能做的时候,你就不在这个行列了。

南都:听说你之前做记者时,也不收红包,车马费?

李学凌:我收得比较少。我不是那种收钱才写文章的。如果有人报销机票,我也不介意。但是我不会收更多的东西,当然如果你给我出打的费我当然愿意了。我自己跑来跑去,也受不了啦。

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超脱于这个现实社会里的价值观。我经常跟很多朋友聊同样的问题,我可能超越了,可能也不叫超越,就是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。就是我活在另外一个体系内,这个体系内的荣辱啊,对我来讲真的不重要。我们要不是为了招人,我一辈子都不想让人知道。

文/南方都市报

搜妹子,搜出妹子做壁纸!

本文采用 CC协议 发布,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 吾乐吧软件站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wuleba.com/?p=7886

3 条评论 给“欢聚时代CEO李学凌:腾讯的敌人都是朋友”

  1. 没听过欢聚时代,估计又是靠腾讯炒作

  2. 多玩?当年不是做WOW木|马,盗|号起家的?现在洗白了?

  3. 现在都想和腾讯吵嘴还炒作,都想踩着腾讯上位。

发表评论


微软MSDN资源免费订阅,MSDN 我告诉你